今天是: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美術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美術動態

邂逅藝術——陪同黑龍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團赴法英隨感


發布日期:2018/2/28 點擊次數:1613

邂逅藝術
陪同黑龍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團赴法英隨感

 
2017716日至26日,我做為省政府外事辦公室翻譯,陪同省美術館館長張玉杰,副館長張洪馴一行3人組成的黑龍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團赴法國英國訪問。此訪目的是貫徹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和國務院在《2017年中國‘一帶一路’規劃合作機制》中提出的“支持沿線國家地方、民間挖掘‘一帶一路’歷史文化遺產”的相關精神,落實我省文化走出去戰略的具體要求,開展以‘一帶一路’為主題的國際藝術交流項目。

這么高大上的交流訪問,按理說,我的加入其中是一次例行公事,做好服務工作,完成翻譯任務就算圓滿。而恰恰不同,法英豐厚藝術文化底蘊的積淀與傳承,中世紀歐陸風情的浪漫與典雅,與國際大腕藝術家們的近距離接觸與漫談,好似夏日里最艷麗的一抹陽,點亮了我“與藝術結緣”的那盞心燈。從小彈鋼琴,愛唱歌,對音樂和語言敏感而熱愛,自認為對藝術有那么一點點天賦。而如今的這場藝術饕餮盛宴,讓我深深地感受到“藝無止境”!藝海無涯,深奧而美妙。
曾看過一本書,講的是二戰時期德國納粹對猶太人展開大屠殺。猶太人在瘋狂逃跑時,不帶金銀珠寶,不帶錦衣羅緞,帶的只是書和畫。佩服猶太人的智慧!懂取舍,會選擇,在關鍵時刻,他們沒是選擇那些有形有價的物品,而是選擇了無形的價值不可估量的智慧和藝術。

藝術世界包羅萬象,這種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美,或通過音樂、或通過繪畫,或通過影視亦或通過其它形式來還原世界,抒懷情感。此次法英之行,在參觀每一次展覽,走訪每一個畫廊,拜訪每一位藝術家的交流體驗中,我的心靈被一次又一次地震撼!一棟棟刻著中世紀烙印的宮廷建筑、一幅幅讓人瞪目美倫美奐的傳世精典巨作,還有藝術大家們的神采奕奕、談笑風生,似電影鏡頭般切換、跳躍浮現在我的眼前,恍如夢一場!
站在圣普羅旺斯蔚藍海岸的紅路毯上仰望那云卷云舒,我在想,這是不是就是藝術的無窮魅力,讓人一見鐘情而又留連忘返?!
畫家用畫筆記錄瞬間,定格為永恒,我愿用文字記載這次奇遇與奇跡,激勵到久遠......
 
 
一、法國之巴黎——浪漫藝術的故鄉

“浪漫”這個小孩兒,是自打巴黎娘胎里就帶來的名字,名如其人,她俏皮、洋氣、優雅而靚麗,一出生就天真、快活而無憂無慮地奔跑在巴黎的大街小巷,跑過的每一個地方都留下了“浪漫”玲瓏的腳印。

剛到這里,就喜歡上了這里。

法英之行我們是有備而來,代表團行程安排得滿滿當當,剛下飛機就開始馬不停蹄。旅居法國三十多年的知名策展人、法國“藝吾界”畫廊負責人孫牧之先生在當地藝術圈有一定的影響力,在訪問活動還沒開始前先帶我們熱個身,來到了被譽為“印象派領導者和創始人之一”的法國著名畫家克勞德·莫奈的故居參觀。
 
 

莫奈大師的作品我周圍的幾位專家,玉杰館長、洪馴副館長,還有哈師大的王繪教授都很熟悉。王繪教授告訴我他當年在魯美學畫的時候就曾臨慕過莫奈的《睡蓮》和《日出·印象》。真羨慕那些魯美畢業的高材生,就像說鄰居家的小誰考上“北大、清華”那樣,金光璀璨的光環讓人羨慕妒忌恨鐵不成鋼。在大師的故居里品味大師的原作,想必另有一番滋味。看幾位專家見到莫奈原作時的神態和表情,我頓時找到了差距,因為在作品面前,我只是欣賞,而他們是興奮、激動,如獲至寶!

莫奈的故居位于法國諾曼底大區厄爾省。提到諾曼底,我禁不住問孫先生,這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著名的“諾曼底登陸”的地方嗎?“是的,正是!”孫先生肯定地說。說起戰爭,讓我不猶想起2004年親臨戰場的那一幕。那年,我作為中國政府首批派駐科索沃的維和警察,赴聯合國科索沃任務區執行維和任務。親眼目睹了血與火的拼殺,親身經歷了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災難和創傷,心中對戰爭痛恨至極。無論是科索沃戰爭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戰火硝煙散去,最終受苦受難的還是老百姓。所以,永遠不要戰爭,和平與發展才是正道。

“哇,快看,大花園太美了!”洪馴副館長一聲大喊,把我的思緒拉回到現在。張洪馴副館長,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原北大荒版畫院長,他的審美和創作水平在行家里堪稱典范。被洪馴副館長這般贊美的一定錯不了,我禁不住回頭望去。眼前,鮮花如織,綠意滿眼,一望無際赤橙黃綠青藍紫的花朵們爭奇斗艷、熱熱烈烈地開著,偶有微風刮過,飄來陣陣沁人心脾的誘人花香。這大手筆的萬米花園正是莫奈的私家場所!據說這個大花園是在莫奈成名之后買下來,根據自己喜愛的風格情調打造設計的。垂柳、睡蓮、河塘,溪水、棧橋、花海,蝴蝶蜻蜓繚繞耳語,真是浪漫得一塌糊涂!終于知道藝術家為什么能創造出那么精美的畫作了,整天泡在世外桃源般的仙境里,怎會不生出舉世無雙的創意和靈感呢?如今,這個地方已經成為當地和國外游客經常光顧的地方。也許莫奈本人都不知道,百年后,他設計的花園如同他的作品一樣,成為了世人寶貴的珍藏。
 
 
 
二、法國之盧浮宮——世界頂級的視覺盛宴

和普通的旅行者不一樣,我們這次是帶著任務來參觀盧浮宮的。主要與法國盧浮宮藝術博物館原版畫館館長、現任收藏與藝術品部主任巴斯卡·托賴斯先生舉行會談,就省美術館收藏的盧浮宮170400年銅版畫作品合作項目進行確認。

在策展助理龍秀女士(中文名)的陪同下,我們不用看那人山人海,被從后門帶進了“宮”;在收藏與藝術品部主任巴斯卡·托賴斯先生的引領下,在藝術圣殿里暢游。
 
眼前的盧浮宮,一派富麗堂皇!巴洛克風格的古典建筑大氣恢弘,上百個寬敞的大廳金碧輝煌,四壁及穹頂鑲嵌著精美的壁畫和精致的浮雕。舉頭仰望,簡直不敢相信穹頂上面的浮雕和油畫是幾個世紀前人類就想象和創造出來的藝術作品,神話中的男女插上翅膀在飄渺的云層中飛翔,宛若仙境一般。

盧浮宮是法國最大的王宮建筑之一,也是法國歷史上最悠久的王宮,之前一直想看的被譽為世界三寶的斷臂維納斯雕像、《蒙娜麗莎》油畫和勝利女神石雕在這座藝術宮殿里一覽無余。據巴斯卡先生介紹,盧浮宮里有歐洲及拿破侖時期從各國(如若對歷史不加評論,接下來這個詞或用掠奪或用俘獲或用征用或用積累)下來的藝術作品近40多萬件。哇,這么多!眼睛都不夠使了,目光不停地游離又不時地聚焦。在一幅巨大的油畫面前,幾乎所有的中外游客都駐足欣賞,只聽相機聲咔咔地響。原來是在欣賞達芬奇的油畫作品《最后的晚餐》。畫面上十幾個人物畫得活靈活現,入木三分,真是太棒了!我很好奇,幾十個電視墻那么大的巨幅畫一個人是怎么完成的??

參觀盧浮宮絕對是一場世界頂級的視覺盛宴!徜徉在藝術之巔的海洋里,真是暢快淋漓!玉杰館長不愧為行家,他一一向我介紹每件雕塑和油畫的選材、人物、作者及歷史背景。我開始欽佩他的學識,也漸漸地喜歡上了這些神圣卻也“小眾”的藝術作品。

就在我寫此文時,朋友圈里正在轉著盧浮宮廣場上的金字塔玻璃設計者——美籍華人建筑大師貝聿銘的信息。由于剛剛親眼見過佇立在盧浮宮廣場上設計獨特的金字塔玻璃,對這條信息和設計者貝聿銘更為關注。貝聿銘是一個很有才華的藝術家,他設計了富蘭克林國家銀行、丹佛美國國家辦公樓、德州達拉斯市政廳、波士頓肯尼迪圖書館、中國駐美大使館、包括盧浮宮玻璃金字塔在內等諸多建筑藝術大作,最為驕傲的一點,他是華人建筑大師!華人在世界藝術的舞臺上盡展風采,為他點贊!

參觀是必要的,會談結果才是最重要的。代表團和收藏與藝術品部主任巴斯卡·托賴斯先生進行了親切友好的會談。經過近一個小時的努力,收藏盧浮宮170400年銅版畫作品在我省美術館展出的項目策劃取得了實質性進展。后來又在孫先生外得知,巴斯卡·托賴斯先生得知黑龍江省美術館是以版畫收藏為主要學術方向的省級藝術博物館,欣然同意接受黑龍江省美術館學術顧問的聘任意向。盧浮宮的各歷史時期的藝術作品已大飽眼福,代表團一行帶著累累碩果,溢氣風發地走出盧浮宮。

回來的路上,我心想,收藏世界四大博物館之首的館藏作品于黑龍江省美術館,這是一件多么牛的事情啊,盧浮宮作品的進館必將極大地提升我省在國際藝術交流中的作用和影響力,作為黑龍江的一分子,我為之自豪。

在巴黎的日程很短只有兩天,法國古典建筑風格的大氣匠新,塞納河畔的多情風光,巴黎街頭的時尚氣息以及法國友人親自下廚的法式家宴,給我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記憶。

印象巴黎,浪漫而時尚,這是藝術家造夢的地方。
 
 
 

三、法國之尼斯——藝術大師的原滋生活體驗

巴黎到尼斯,從北飛到南,累并快樂著。只知道來這個地方的任務是要與哈同基金會主席托馬斯·施萊塞先生會面,拜訪幾大基金會的負責人,卻沒想到,一下飛機,給了我大大的驚喜。遍地的棕櫚樹、湛藍的天空鑲嵌著綿花糖般的云朵,典雅的歐陸風情VILLA似一座座精美的雕塑錯落有致地排列在山坡上,隨風飄來咖啡、烤餅混合著海水咸甜的味道,地中海的光與影,天、地、陽光與海浪融為一體,無限綿延至遠方。每一個畫面都是一幅絕美的油畫。簡直妙不可言!如此這般風景成就了當地人與其它地方的歐洲人非同尋常的藝術氣質。

一到這里,就徹底地愛上了這里。

哈同基金會,是以法國籍世界著名藝術大師漢斯·哈同命名的,漢斯·哈同是歐洲抽象主義創始人。在我這個外行看來,抽象主義顧名思義就是畫的線條和表現手法較抽象,不像寫實主義接近原物那樣直觀,但抽象的表現力會更耐人尋味,給人留有豐富的想象空間。
 

 
來到哈同的畫室,真是巨匠巨作!長34米,寬23米的巨幅作品,一幅幅地呈現在我們面前。這么大氣的巨作,體現出創作者哈同灑脫、內心充滿無限張力的大家風范。哈同一生創作的幾千幅油畫、版畫作品全部收藏在他的畫室庫房里,而我們這次有幸在基金會主席托馬斯的”關照”下,來到庫房大飽眼福。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戴著手套,小心翼翼邊翻邊講解每一幅精典創作的時期和背景。哈同的畫鮮亮且色彩對比強烈,線條流暢且多變,給人以很強的視覺沖擊。再一次看到玉杰館長、洪馴副館長和王繪教授激動的表情,找不到更合適的詞來形容當時“專家看到原作”時專注而激動的樣子,就套用高爾基的那句名言“我撲在書籍上,就像饑餓的人鋪在面包上一樣”,幾位專家看到哈同原作的神情,就像饑餓的人鋪在烤鴨上一樣,呵呵。

最令人感動的是聽會長托馬斯先生講述哈同的愛情故事。當年,哈同與年輕的挪威女畫家安娜·貝格曼結為夫妻。20世紀30年代,為了抗擊德國納粹侵略,哈同主動參軍上前線,為此卻不得不和妻子離婚。然而不幸的是,哈同在戰爭中身負重傷,被迫截肢!戰后回到國內,哈同獨自一人過著孤獨、痛苦的日子。多年后的一次宴會上,哈同奇跡般地遇見了當年的妻子,因為戰爭而使他們分開的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擁抱在了一起。安娜沒有嫌棄哈同失去雙腿,同意與哈同復婚,愿意守護他、照顧他,陪伴他在輪椅上走完后來的藝術人生。這是多么偉大的愛情力量!都說法國浪漫,法國人浪漫,這對伉儷用真情上演的正是一部法國最浪漫的愛情故事!想想那些風花雪月、地老天荒、海枯石爛的愛情宣言與這對經歷戰爭、經歷分離、經歷殘疾、經歷時空轉換仍愿執子之手,與子攜老的愛人相比顯得太過蒼白。至今,我還時常想起這場感人的羅曼蒂克。

午餐很特別,由哈同在世時的廚師親自為我們做的,蔥烤餅、蛋烤餅、火腿、各式奶酪、新摘下來帶著莖的西紅柿,哈密瓜,小蘿卜,還有在法國用餐必不可少的紅酒等等,顏色和美食的完美搭配,這叫一個“秀色”可餐。這位廚師當年是個18歲的小姑娘,現在已經變成50多歲的大媽了。30多年過去了任時光荏苒,廚師對主人的忠人不變,廚房和哈同生前用過的一模一樣,打理得一塵不染。這正是哈同基金會存在的意義和作用,要保留哈同當年生活和創作時的原滋原味,大到花園、泳池、畫室小到筆刷、椅子、墨跡一直保持完好,像尊重他的藝術作品一樣,尊重他生前所有一切。

參觀和會談都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省美術館與哈同基金會簽訂了哈同作品在黑龍江省展出的意向協議,并探討今后將哈同基金會做為我省藝術家采風交流的創作基地。玉杰館長把一本重重的“畫說龍江”畫冊送給托馬斯主席。“畫說龍江”,真是好創意!這不正是推進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文化搭臺,文化走出去的上好藍本嗎?今后期待還有更多的“戲說龍江”、“詩說龍江”出品,我們應該用更多的藝術形式來表現龍江,宣傳龍江,推介龍江,講好龍江好故事,傳遞中國好聲音。
 
 
 

在尼斯訪問這一程,有一位特地從北部飛過來的法國漢書法家、漢語言學家、巴黎大學教授柯迺柏先生(中文名)。63年生人的這位長者,臉上似乎看不到皺紋,走起路來身輕如燕。接觸下來才知道,原來他的身體狀態與心態有相當的關系,他特別注重修“心”,養“心”也有愛“心”。據孫先生介紹,柯先生以一種獨特的“畫意書法”的新形式,將中國書法與西方版畫藝術相結合,創作了100幅各種形態和色彩的“心”字。難怪呀,真是有“心”的藝術家。去年,黑龍江省美術館專門為柯迺柏先生舉辦了一場題為“心寫東西”的《百心圖》展。我好奇在網上搜索了一下“柯迺柏”,赫赫有名!曾在北京、重慶等中國多地辦個展。原來不識“高人”真面目,只緣身在此“群”中啊!柯先生將中國書法與西方繪畫藝術完美結合,并通過東西文化交流的方式來弘揚中國傳統文化,這是一件值得尊敬,了不起的事情。

來到尼斯,藝術之旅的行程中少不了參觀畢加索博物館。畢加索博物館的位置極好,好似后人為這位杰出的藝術大師打造的一個藝術天堂,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畢加索生前的作品幾乎都藏于此。畢加索一直是藝術界很有爭議的人物,他的作品和他的風流韻史一樣出名。風浪之事當然不是我們評價和欣賞一個藝術家的重點,重點在于他的創作。來參觀畢加索博物館的游客和藝人趨之若鶩,他的畫風是那樣的變化莫測而又耐人尋味,他的作品流芳千載不衰且價值連城。一路上,我不經意間總會冒出外行的問題“這幅畫好在哪?那幅畫好在哪?”玉杰館長不解釋,給我講了一段畢加索與一位記者的對話。記者問畢加索:“畢加索先生,年輕人好像都不太理解您的繪畫。這是為什么?”畢加索答道:“你能理解薯片的語言嗎?”我聽懂了,藝術不需懂,需要發散、思考、想象和創造。正所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理解作品和看待事物一樣,要靠一個人的經驗、經歷,修為和領悟。
 
 

在尼斯,我們還與圣保羅旺斯瑪格基金會秘書長卡特琳·瑯滿寇朵瓦女士進行了會談,雙方就以相互辦展的方式開展文化交流等內容進行了深入探討。讓我們更加驚是,這里收藏的西班牙藝術大師米羅版畫作品是他一生創作總量的百分之九十。

任務完成就要離開尼斯了,真有點戀戀不舍。在不大的機場候機廳,擺著大大的“I LOVE NICE”(我愛尼斯)的英文大字,我抓緊時間與它合了一張影,以示留念,以表心聲。

尼斯不僅是藝術家眷顧的地方,不夸張地說,每一個熱愛生活,熱愛美的人都會喜歡它,我正是其中一個。
 
 
 

4 法國之斯特拉斯堡——騎著單車的副市長
轉戰斯特拉斯堡。

對斯特拉斯堡的印象是古老、古香、古色。百年的古樹,百年的城堡,百年的鐘樓和老教堂,蘊育了斯特拉斯堡幽靜、典雅的美。時光的指針仿佛撥回到了上世紀的那個夏,讓我們靜靜地停下腳步,與當地人一起享受這里的慢時光和下午茶。可惜,我們沒有時間在這里閑情逸致,要與洛林省艾皮納市副市長史蒂芬·衛藝翟先生和洛林省民間版畫博物館館長馬婷·薩迪勇女士會談,之后就要返回市中心。

民間版畫博物館也不乏好東西,在這里看到了上百年的銅版印刷機和銅版畫的整個印制過程,聽到了水印木刻、木口木刻、石版、木版、銅版和絲網版等專業版畫的制作講解,看到了博物館館藏多年未曾展出過的藝術珍品。隨著訪問行程的不斷深入,我仿佛被潛移默化,神奇般地帶入了一個全新的藝術領域——“美術”界。藝術在英文中叫“ART”,美術在英文中叫“FINE ART”,由此可見,美術就是最棒、最美的藝術!在世界級巔峰之作的啟蒙和感染下,我漸漸對油畫和版畫的了解和喜愛越來越多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艾皮納市主管文化的副市長史蒂芬先生是騎車單車來與我們會見的,他風趣地說,騎單車好處多,既環保又鍛煉身體,史蒂芬副市長務實的工作作風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會談中,精通漢語并一直陪同我們的柯迺柏教授派上了用場,大顯伸手做起了中法文翻譯,整個會談氣氛和諧而友好。史蒂芬副市長對黑龍江北大荒版畫的發展歷程和作品表現出極大的熱情和興趣,并當場正式邀請我省參加2018年于洛林省艾皮納市舉辦的國際版畫藝術節。

短暫的法國行程結束了。

藝術相連,民心相通,我們期待明年黑龍江版畫將再一次登上國際舞臺,為黑龍江省的優秀藝術與世界共舞再立新功!

魅力法國,明年再會!
 
 

五、英國牛津——遇見牛人

之所以有動意想把這次訪問活動記錄下來,一個主要原因是在這次旅程中有太多的沒想到。沒想到會看到那么多世界頂級大師的原作;沒想到會與那么多有國際影響力的藝術名家結識;沒想到短暫的法英訪問代表團會取得那么多豐碩成果;沒想到進“盧浮宮”和“大英博物館” 也能走“后門”,哈哈!

我們的航班降落在倫敦城市機場,來接我們的是一位透著文人英氣和帥氣的男子,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他渾身充滿了藝術氣質,后來,證明我的眼力不一般。
 
\
 

這個人是何許人也?不說不知道,一說還著實嚇了一跳。他叫何為民,和此行的幾位專家都是老朋友,是旅居英國19年的黑龍江籍藝術家,現授聘于牛津大學AUSKIN拉斯金學院藝術系教授。英國皇家版畫家協會會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黑龍江省版畫院創作員。他碩士畢業于魯美,拿下博士于英國。再往下說,就更令人艷羨不已了。他曾應邀為英國女王大學設計‘學生時代’壁畫,多次在中國、英國、德國等國家舉辦個人作品展覽。許多作品被中國美術館、北京人民大會堂、英國大英博物館,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美國波特蘭博物館等收藏。

偶像!崇拜!我突然間變成了像當年崇拜香港“四大天王”那時候的“追星族”,追著他問這問那,要簽名要合影要畫像。真是牛津的“牛人”!不,應該說是咱黑龍江的“牛人”!如今,黑龍江省實施“引進特殊人才”戰略,何博士已被我省美術館成功返聘,往返于中英兩地從事專業創作和國際藝術文化交流活動。與何博士聊天時,他經常習慣性地上齒微微咬著下唇,看他的那股勁兒,有種“報效祖國”的壯志豪情。

英國的天,就像小孩的臉說變就變。悠久的歷史伴著灰藍色的天,像是在向我們講述著“日不落帝國”的舊日神話。泰晤士河的水在城市中連綿穿梭流淌,落日的余暉倒映在河面,娓娓道來這座古老之城的悲歡離合。

對于我來說,對英國的人文了解還是從讀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威尼斯商人》《李爾王》《哈姆雷特》等精典著作中。無論是作品中表現的資產階級商人之間的爾虞我詐、利益紛爭,男女之間尋覓愛情的曲折坎坷、分分合合,還是英國皇室之間的篡權奪位,不擇手段,莎士比亞筆下的喜劇或悲情,都在抒發著人類相通的情感:渴望愛情、渴望和平,追求平等,追求自由,而終歸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同樣的,這一路走來讓人心潮澎湃的藝術作品,正是大藝術家們以畫為媒,針砭時弊,憎恨人世間的丑與惡,弘揚愛與真善美,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渾然天成......
 
六、牛津大學——辦展意向協議成功

牛津大學,牛津這座城市的代言人,被公認為當今世界最頂尖的高等學府之一,培養了大量開創紀元的藝術大師及國家元首,包括27位英國首相、64諾貝爾獎得主和數十位世界各國元首和政商界領袖。

走在牛津校園,一排排人字型坡屋頂的典型英式建筑頗具英倫范兒。雨后淋濕過的翠綠草坪和深咖色的磚墻交相輝映,映襯出這座校園深沉、莊重、高貴的美。學生們穿著休閑隨性的服飾,手拿書本邊走邊竊竊私語。看著這在竊竊私語的仨仨倆倆,我心想,說不準已經與未來的哪位總統或首相擦肩而過了。可以說,牛津大學里的每一座古典英式建筑都標滿了歷史的痕跡,它無聲地向每一位到訪者講述著牛津和牛津人輝煌的昨日,今天與未來。正如俄羅斯著名作家果戈里說的:建筑是世界的年鑒,當歌曲和傳說都緘默的時候,只有它還在說話。

來到牛津大學才弄明白一個概念,原來牛津大學沒有主校,共有38個學院,它們和學校的關系就像美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關系那樣采用聯邦制式。這樣沿襲下來的管理制度有利于各個學院發揮主觀能動性,高度的自主權會讓他們的創新和創造能力發揮到極致。

學生時代曾夢想能到牛津大學讀書,我想這也是每個莘莘學子都有過的夢想。后來在現實中懂了,那個“人字型坡屋頂”的建筑就像金字塔,越往上爬越艱難,能登頂的鳳毛菱角。再后來就退而求其次地想,不去上學能去看看也好啊,感受一下國家首相和政界大佬們親賴的風水寶地。心中的小小夙愿,終于在此時如愿以償。

來牛津大學的任務是要與BROOKES UNIVERSITY布魯克斯學院孔子學院院長會談,探討黑龍江版畫作品在牛津辦展事宜。學院的英方和中方院長都是年輕的華裔,一看就是當年的學霸型美女。一見我們的到來頓時來了“老鄉見老鄉”的熱乎勁兒!會談順利且成功,因為彼此的方向是一致的。孔子學院在牛津大學的建立,是為宣傳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搭建國際化平臺,而黑龍江版畫走進牛津目的也在于此。務實的玉杰館長、洪馴副館長親自到展廳看場地,拍照、記錄、測量,這還沒進入工作狀態,就忙得不亦樂乎。又一重大成果入帳,代表團每個人的臉上都綻開了花兒。
 
 

 
7 ASHMOLEAN博物館——百年不遇拉菲爾

聽何博士說拉菲爾素描展正在牛津大學ASHMOLEAN阿什莫林博物館展出,幾位專家興奮勁兒又上來了。這次展覽匯集了在世界各地收藏的拉菲爾的全部作品,連英國女王收藏的作品也都拿了出來。英國最古老的博物館果然名不虛傳,網羅天下資源獨一無二!何博士說這是百年不遇的一次展覽,讓我們遇上了,這難道不算奇遇和奇跡嗎?!
 

拉菲爾與米開朗基羅,達芬奇并稱為“文藝復興三杰”,是文藝復興時期藝術成就最杰出的三位代表人物。與米開郎基羅的《創世紀》和達芬奇的《蒙娜麗莎》相比,拉菲爾我還是剛剛了解到。邊看拉菲爾的素描作品邊感嘆,他簡直就是一個不可復制的天才!人物的每一塊骨骼、肌肉,每一根汗毛,每一條細小的皺紋,每一個略帶憂郁、哀憐,抑或興奮傳神的表情都描繪得淋漓盡致,惟妙惟肖。畫出來的效果簡直比500萬像素拍出來的還要清晰,不愧為”三杰”!“你真是太幸運了,好多學專業的都沒有機會看到這么多大師原作,更別提看到館藏作品了!”幾位專家不時地在我耳邊灌輸,讓我覺得“幸運的”有些漂漂然了。整天被濃烈的藝術氛圍熏染著,有一種莫名的幸福和滿足感,高密度、高強度地訪問學習下來,對大師的作品也能加以辨別,略知一二了。

都說英國的餐是天底下最難吃的,百聞不如一品,品過之后,我倒不那么覺得。中午,我們在牛津很有名的THE TROUT INN品嘗了英國名菜——FISH AND CHIPS炸魚薯條。細嫩的魚肉,松軟的薯條,再加上番茄醬或配點辣椒醬,口感和味道都相當不錯。據說2015年習近平主席訪英時,時任首相卡梅倫請習主席吃的就是這道菜。原本就很火的炸魚薯條,再次火遍英國東西南北,之后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據說,聰明的中國商人居然把習主席到訪的那家酒吧買了下來,現在每天都是賓客爆棚。生意人就是生意人!

八、大英博物館——黑龍江版畫館藏其中

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到大英博物館看一看。與盧浮宮齊名,大英博物館是世界最著名的四大博物館之一,它的規模和館藏珍品比盧浮宮還要大,還要多。人們常說讀萬卷不如行萬里路,這次行萬路至此,正如讀了萬卷書——一部厚重的世界歷史長卷。從古羅馬的遺跡到古希臘的雕像,從古埃及的木乃伊到中國的青花瓷等等等等,這些人類最最優秀而又最最珍貴的文化遺產都陳列在館中。

東方館里展示著一個“鎮館之寶”,是中國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的唐代摹本!史書上講,《女史箴圖》是乾隆皇帝的案頭愛物,一直是歷代宮廷收藏的珍品。它是當今存世最早的中國絹畫,尚能見到的中國最早專業畫家的作品之一,在中國美術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這個“鎮館之寶”的原作在世界上已經消失,只有唯一一幅不完整的唐代摹本保留在大英博物館中,正所謂“物以稀為貴”。在東方館里走一圈,看到不少中國著名的瓷器、刺繡和書畫作品,這些藏品很多都是當年的中國大收藏家捐贈給博物館的。真是個有家國情懷的大收藏家!東方館確實很大,但既使再大,也展不完,道不盡華夏五千年的歷史與文明!

二樓拐角處有一個展廳門前人流攢動,很多人因為買不到票而唏嚅不已。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展讓這里門庭若市?原來是日本最著名的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畫展。關鍵時候,代表團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我們以“大英博物館嘉賓”的身份,在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成功進入展館。王繪教授給我講,葛飾北齋在歐洲畫壇上具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像馬奈、梵高、高更這樣的大師都臨慕過他的作品。了解了一個畫家,了解了他生前的那個年代,了解了那個年代的代表作——江戶時代浮世繪,收獲不小,沒枉這“特殊優待”啊!

 
大英博物館還有埃及館、希臘羅馬館、民族館、硬幣和紀念幣館等好多館,要是在這里美美地花上一天時間,就能讀一本世界歷史簡版,何樂而不為呢?而且博物館的配套也是相當齊全,咖啡店,西餐廳、各種紀念圖書站讓你一次逛個夠。但是,我們被從“后門”請進來的主要目的不止是參觀這么簡單,接下來要與大英博物館亞洲部策展人瑪麗·金斯博士女士進行會談,就雙方互派藝術家交流訪問,開展藝術交流合作項目進行具體磋商。瑪麗女士是個爽快人,說話的語速超級快,盡管翻譯時感覺累些,但一想到會談取得的成果,這點兒小辛苦也就微不足道了。

我說此行有太多的沒想到,真的沒想到!真沒想到能去大英博物館的版畫館藏庫房參觀!真沒想到在庫房竟然看到了被收藏的黑龍江版畫家和何為民博士的版畫!真沒想到這位世界館藏級人物正在與我們熱烈地交談!看著身邊低調謙和的何博士,我在想,各個領域都有登頂的人物,體育健兒在奧運賽場上奪冠登上了體壇的峰頂;屠呦呦研制菁蒿素獲得諾貝爾獎登上了醫學研究的峰頂;鋼琴家郎朗在美國白宮奏起音樂的交響登上了音樂藝術的峰頂。同樣,我認為,何博士的作品能在德國、英國辦個展,他和黑龍江版畫家的畫作能被大英博物館收藏這是登上了版畫藝術的峰頂!我為他們驕傲,他們是中國人的驕傲!
 
9 藝術漫談——坐客英國版畫家的家

倫敦的地鐵很有特色,如果說古老是英國的標致性詞語,那么這個詞也是倫敦地鐵的標配,因為倫敦地鐵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鐵,每一節車廂,每一個車輪承載了一代代倫敦人的經歷和過往。

第一次乘坐倫敦地鐵。地鐵的票價種類很多,其中早晚高峰和非早晚高峰不同時段票價不同的設計理念,讓我覺得意料之外,卻也情理之中。此行能感受到英國和法國在城市管理的很多細節方面都體現出人性化,拿機關用語譯過來就是,便民措施很到位!
這幾天一直聽幾位專家說要到英國著名版畫家DAVID BARKER大瑋·巴克家坐客,乘地鐵從RUSSELL SQUAREPAST PUNTTNEY,雖然車程不近,但又將見到一位大藝術家,內心充滿期待。

大瑋·巴克是英國著名的版畫家和版畫史論家,曾在英國國家藝術學院、科克藝術學院、林肯藝術設計學院等大學任教,是英國皇家版畫家協會會員,大英版畫家理事會會員。他的很多作品里都吸收了中國漢字,剪紙及民間木版年畫的元素,將中西文化藝術巧妙融合。巴克先生還經常組織英國藝術家到國內交流,并吸引了很多的中國版畫家到英國來深造,做為研究生導師,他帶出了許多優秀的中國學生。用外交辭令講,巴克先生為促進中英友好和中英文化藝術交流作出了積極貢獻。他稱得上是中英文化的民間外交官,中英版畫藝術交流的天使。
 
 

能請到家里吃飯親自下廚的,除了親人,一定是最好的朋友,這一點毋庸置疑。代表團被列入受邀之列,可見與巴克先生的深厚友誼。我們到巴克先生家的時候,他正在廚房忙碌著。新鮮的三文魚,在烤箱的微熏下香味撲鼻,饞得直想流口水,再配上自家前院種的土豆,蘆筍和青豆,純原生態好美味!家宴正式開始了,大家圍坐在桌前愉快地交流,敘友情,談藝術,話人生,開懷大笑。和我們一起共進晚餐的還有一位龍安妮(中文名)博士,她是蘇富比藝術學院研究生部主任(原大英博物館亞洲部副主任)。她不僅才華橫溢,而且廚藝超級棒。龍安妮博士親手做的蔓越莓甜點,真是太好吃了,讓我大快朵頤后至今還難以忘懷,好一個心靈手巧的女博士!這是一次純粹的真正的中英藝術家聚餐,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藝術大咖們像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其樂融融,在求同存異的藝術漫談中迸發出中西合璧的靈感與火花。
 

席間,我才知道,巴克先生正在與省美術館合作,籌備《黑龍江版畫辭典》的編譯工作。哇!都編辭典了!巴克先生的藝術造詣和學術研究功夫了得。英國與黑龍江省合作編譯《黑龍江版畫辭典》,這標志著中英文化交流層次邁上了一個新臺階,讓我們為合作成功干杯!

在巴克先生家的書架上陳列著有關中國歷史和文化的各類書籍。望著坐在我對面的這位金黃頭發、絡腮胡,慈祥的英國老人,心中肅然起敬。酒足茶歇后,進入下一關鍵環節:巴克先生與玉杰館長簽訂了意向合作協議,并并將英國倫敦木版信托基金會收藏中國藝術家二十年前創作的60件版畫作品在黑龍江省美術館展出事宜達成一致。
 

沒有儀式,無需掌聲,兩個紅酒杯輕脆的碰撞,撞出了黑龍江省與英國文化交流的又一結晶。我們用手機拍下了這一畫面,留住此刻,期許未來......
 
時間都去哪兒了,轉眼間法英藝術文化交流訪問就要結束了。代表團滿載著豐收的喜悅,又有些不舍地告別了倫敦。在一條不知名的小街上,我買了一個陶瓷制地的紅色電話亭做為留念。幾位專家開玩笑說,這是古董,我把倫敦上個世紀的歷史帶回了家。這么說也沒錯,歷史就是由一個個昨天和今天構成的。

時間太緊了,從希思羅機場一路飛奔。上了飛機,做了一個長長的深呼吸。飛機沖破萬里云霄,徐徐駛向家的方向,閉上眼睛,想起了我與何博士的對白。
“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美術的?”我問。

“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畫畫,后來喜歡上了版畫,現在我視藝術為生命。”何博士說。

“視藝術為生命”!這是一位藝術家,相信也包括柯迺柏、大瑋·巴克在內的古今中外所有藝術家們的心聲。當今,我們提倡“匠人精神”,究竟什么是“匠人精神”?我想藝術家用“視藝術為生命”的思想境界詮釋的就是追求卓越,精藝求精,盡善盡美的“匠人精神”。

“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心相通”,藝術搭橋,使國與國走得更近;藝術牽線,把心與心連得更緊......
 
想著想著,不覺進入了夢鄉,夢里黑龍江版畫作品展在英國牛津大學隆重開幕,各國藝術家嘉賓云集;在那人潮如織的廣場上,法國艾皮爾市國際藝術節禮花滿天,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藝術家們為了同一個夢想走到了一起;黑龍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團帶著一批藝術文化創新產業項目又一次踏上歐洲土地,《萊茵河之戀》的旋律在耳邊輕輕響起,中外藝術家攜手唱起歡快的歌,合作、友誼、共贏的氛圍彌漫在整個空氣里......
 
醒來,我情不自禁地笑了。原來這不是夢,這是個春華秋實的美麗約定。

期待那場中外藝術的大聯歡,再聚首,我們說好不見不散!

......
 
(作者:黑龍江省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歐非處 王偉)
重庆时时彩胆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