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理論研究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張文來水墨作品的當代工業題材 于顯達


發布日期:2018/6/25 點擊次數:718

    黑龍江省美術館從江蘇常熟請來了張文來先生和他的《咱們工人有力量——張文來當代工業題材水墨作品展》。展覽于2018年5月8日在黑龍江省美術館和觀眾見面。
    走進這個展覽,作品以強大的視覺沖擊力量撞擊了人們的眼球,也震撼了人們的心靈。作品那種超常的大尺幅,鋼筋鐵骨的框架,頂天立地的人物造型,用視覺形象和視覺語言“喊”出了“咱們工人有力量”。
    應該說近年工業題材的中國畫作品少之又少了。記得還是在上個世紀60年代魯迅美術學院的學生創作了《電纜工人攻尖端》、中央美術學院盧沉創作了《機車大夫》、張仁芝創作了《爐前》、江蘇畫院亞明創作了同名《爐前》的作品。到了80——90年代隨著審美習尚的暗轉,建國初期那種英雄主義要求下的人物畫代之以山水畫和花鳥畫的勃興。再加之“文革”過后對“題材決定論”的批判,人們對題材問題的認識從“題材決定論”又倒向了“題材無差別論”。“題材決定論”的正確表述應是“題材差別論”。應該說這兩種理論在一定的條件下都有其合理性,當把其中一種理論強調到不適當的程度,就會象“題材決定論”那樣使真理成為謬誤。
    題材對于藝術家來說,當這個題材基于藝術家的內在要求變為自身主動地選擇和內在創作沖動的時候,才不會重蹈“題材決定論”的覆轍。張文來高中畢業后,曾在一家鋼廠當過一段煉鋼工人。這段煉鋼工人生活的體驗,煉鋼工人在爐前高溫下既艱苦,又緊張的勞動,既生動,又豪邁的姿態,特別是這些人是他朝夕相處的“師傅” “哥們”,他了解他們,佩服他們,從心底喜歡這些為社會、為國家創造財富的人。他要用畫筆表現他們、謳歌他們。這應該是張文來選擇當代工業題材的內在情感需要。
    大工業題材就其作為審美對象而言,是大工業生產的力量之美,是陽剛之美,所以要求藝術家的氣質和審美意識(包括審美趣味和審美理想)都是陽剛的。此次張文來到哈爾濱辦畫展,雖然與他只是短暫的接觸,給我的印象他雖然是南方人卻是“南人北秉”有著北方人的粗獷和豪爽。這樣的氣質與性格正適合這種大工業題材的創作。
    對于工業題材曾有人認為不適合用中國畫的筆墨形式來表現,因此好多畫家避開了這個題材。用中國畫的筆墨語言表現工業題材,這確實是個高難度的試驗課題。工業題材的大廠房、大機器、廠房內高爐強光下強烈的明暗對比;都是傳統筆墨難以處理的問題。煉鋼工人那種工作服都是水墨語言難以處理的對象。張文來恰恰把他的藝術試驗任務定在了當代大工業題材的筆墨語言轉換這個課題上。
    首先,所謂工業題材不適于用中國畫的筆墨語言來表現的說法是以傳統的筆墨語言形式趣味排斥大工業的直線美和由直線構成的幾何形體的美,這是工業題材自身的美,是具有大工業時代感的美。所以,在張文來的作品中正是強化了這種美,捕捉這種美,用這種由直線組成的框架結構組織作品的畫面,傳達這種美。當然,我們還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了工人的力量美、工人的形象美。
    其次是解決鋼廠車間廠房內的縱深的空間關系,強烈的明暗關系與畫面筆墨之間的關系問題。張文來采取了減弱明暗對比走向淡調化,簡化縱深關系,使畫面趨向平面化的做法。這樣就使畫面成為顯現筆墨的環境,使筆墨語言突現出來。
    在具體的試驗中他采取了到鋼廠現場寫生的辦法。我們在他提供的2014年1月攝于沙鋼5800m³高爐車間的寫生現場的照片中看到了寫生作品畫面和現場廠房車間明暗關系、空間關系的差別,證實了他在寫生作品中就已經為適應筆墨的需要減弱了明暗對比,弱化空間縱深關系。他的《沙鋼寫生》系列作品和巨幅作品《敘述沙鋼•平凡的創造財富的人》都呈現了這種減弱縱深空間走向平面,減弱明暗對比走向淡調的特征。當然弱化并非完全排除,只是減化為幾個穩定的層次和相對穩定的筆路。這些沙鋼寫生作品具有現場寫生的生動性,也具有臨場妙裁的主動性、生動性,人物的動態都以近乎速寫的筆法表現出來。同時這些作品都有獨幅畫的完整性。我們在這里也看到了他在面對對象把控全局的同時及時的抓住稍縱即逝的筆墨生發的偶然性與隨機性,使畫面更加靈動。 
    工業題材不僅僅是畫場景,真正的主角是工人的形象。我們以他的巨幅作品《敘述沙鋼•平凡的創造社會財富的人》為例看看作品對人物的塑造。首先我們看到他畫的人物是普通的平凡的生產第一線上的工人形象。這和以往的人物畫中往往突出英雄人物大相徑庭。這體現了他的藝術思想。整個畫面分為三個部分,每個部分為三個又分別獨立成畫,又相聯系為一體的畫面。每一部分分別描繪三個生產中的不同場景,記錄了生產中常見的勞作和集體研究生產中遇到問題的場面。普通的平凡的場景絕無振臂一呼的英雄狀。整個畫面是樸實無華的敘述,人物魁梧健壯,神情專注。這是一幅有情節的繪畫作品,這也和時下那種排除情節的繪畫有所不同。整個畫面以廠房內的大型機械的幾何形體為支撐,機械與工具的結構交待的都非常準確。人物和背景都在淡調的筆墨中顯現,人物造型在外輪廓的規定范圍內筆墨多取橫向與豎向交錯的運筆,出現一種陌生化的筆墨痕跡。從而創造了他自己的當代工業題材水墨人物的樣式。
    當然張文來的當代工業題材的筆墨試驗還處在進行時……
    下面我談一下張文來水墨作品當代題材的意義。當下我們的國家已經進入一個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社會主義建設取得了令世界矚目的偉大成就,世界一流的新發明新創造層出不窮,社會主義建設者正辛勤地勞動在生產、科研的第一線。偉大的時代、偉大的創造正呼喚著美術家用畫筆反映這個偉大的時代。張文來先生的當代工業題材的水墨創作,正是順應了這個時代的需要。他的試驗成果、創作經驗,必將對工業題材創作產生影響。
    黑龍江省美術館請來張先生的展覽意在和黑龍江省美術界進行交流,以促進黑龍江省工業題材的美術創作。作為東北老工業基地之一的黑龍江省有著豐富的工業題材資源,正等待著美術家們去開發。

重庆时时彩胆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