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理論研究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從俠氣少年到知天命畫者——吳龍春視野中的畫與江湖 文/張靖婧


發布日期:2018/10/9 點擊次數:498

從俠氣少年到知天命畫者

                         —吳龍春視野中的畫與江湖

 

/張靖婧

黑龍江省美術館研究部副主任

黑龍江省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秘書長

 

吳龍春屬于在市場經濟浪潮涌動的當代社會中,比較難得一見的頗有些綠林豪杰氣的畫者,做人、做事、畫畫不太求取個人利益,多為廣交天下豪杰弟兄。前陣子,吳龍春相邀筆者為他寫上“十句、八句”的短文一篇。邀約的措辭詼諧、幽默,是吳龍春的獨家風格,意在請筆者寬心慢寫,承望文章以隨意輕松的方式品人、論畫。
吳龍春的入行要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說起。當時,在我國的美術界中,除了畫院、美術學院以外,還有“美協、美術館”這樣的美術江湖。“美協、美術館”的運行在熱火朝天的布展、開幕、撤展和各種學術交流活動中循環,與教學為主的美術學院和全職創作為主的畫院的氛圍都截然不同。吳龍春就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入行到全國最早的省級官方美術館——黑龍江省美術館的展覽部,時年十七歲,還是個三觀尚不完整的少年,同事、師友、長輩,藝術家都是他眼中的“老大哥”。宋代詞人賀鑄的“少年俠氣,交結五都雄”一句恰恰可以形容當年的吳龍春,為人處世奉行自己吃虧為他人周全的原則。如此,吳龍春在黑龍江省美術館摸爬滾打了近四十年,現在已經過了知天命的年紀。幸而他勤奮好悟,利用工作之余堅持創作,不曾放棄對中國畫創作的追求。人說“畫如其人”,吳龍春的“畫”帶著他為人的豪俠氣度,作品的風格豪放、野逸!
吳龍春主攻水墨花鳥,偶作山水和人物。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他以臨習同事并師友的賈平西先生的作品入畫學。1989年,吳龍春考入哈爾濱師范大學美術系。大學四年的學院氛圍熏染和規范化的繪畫基礎訓練及時地補充到吳龍春的知識背景和結構當中,這是一個藝術家自我完善的必經之路。在與哈爾濱師范大學美術系教師的接觸中,吳龍春意識到自己的創作道路或許可以博采眾長。此后,吳龍春在中國畫范疇內曾有過多方嘗試。比如,他曾經在1999年創作過重彩作品《云南印象》,后來這類作品不多見了,重彩于他大概只是一種嘗試,繁冗的重彩設色或許不合他的脾氣秉性。千禧年以后,吳龍春在創作中逐漸摸索出適合自己心性的表現方式,終以痛快淋漓的水墨花鳥見長。他在創作初期受賈平西先生影響的勾邊現象也逐漸消融在張弛有度、頓挫有力的筆墨形態中。這一時期,他創作了《秋趣》《五月》《萬紫千紅》《棲》《桃香》等作品,其中還有幾件非常傳統的墨花墨禽,頗具古意,用墨酣暢淋漓,揮灑自如。2010年以后,吳龍春的創作漸入佳境,喜歡玩味大片水跡和墨塊之間的自然侵襲,這是畫家在創作積累至量變以后的一種自信表現,如2011年創作的《荷塘月色》、2012年創作的《仲秋之夜》,墨色氤氳,吞吐著不拘形似的被表現物象。而這一時期的《貓》系列也正因為他的“水墨之戲”區別于賈平西先生的同題材作品。
如今吳龍春憑借多年的創作積累和為人在美術界獲得多個學術專業團體和機構的認可,并在其中擔任專業職務。2013年至2014年的“筆墨韻動——吳龍春作品巡回展”在北京、深圳成功舉辦,展出作品一百余件,這是吳龍春入行以來的重要巡展,也是他對自己多年創作的自我審視和自我激勵,業界人士和同道們也對展覽給予了較高的評價。2017年,他參加了中國國家畫院承辦的“全國畫院創作人才培訓班”。經眾多名師點播,他的“畫”自然又進益了。近來他多次參加筆會,即興創作了不少水墨花鳥小品,畫風如同倪瓚所說的“逸筆草草,不求形似,聊寫胸中逸氣”。他參加的“一帶一路——黑龍江藝術家國際交流項目”地緣文化寫生,又為他創作水墨山水畫打開一扇窗。
美術館展覽部主任與畫家的雙重身份給予吳龍春更寬闊的美術視野,更多了解和掌握當下美術發展動態的在場機會,更廣泛的美術界兄弟人脈。筆者以為,這就是給他提供職業發展和生存樂趣的“美術”江湖。而吳龍春也在江湖中積累了海量美術作品和多元藝術風格的閱讀,建構了自己對藝術創作的品鑒體系和選擇標準。所以“畫”的進退,他可以自己理性地掌控。

吳龍春的藝術素養還不止在水墨畫的創作上,除了具備策劃各種類型展覽的能力以外,他還熱衷且擅長攝影、書法,也常常以此惠及同事和朋友。筆者與吳龍春共事十余年,平素尊稱他為“龍哥”,竊以為“龍哥”這個稱呼與其人、其畫甚是相配,祝愿龍哥的創作一直在布滿坦途的藝術江湖之上。

2018年8月24日晚于哈爾濱家中

《滿架濃香》中國畫 136X68  2017  吳龍春

 

 

重庆时时彩胆是啥